10000人在北京招商引资

园区界 Home time 12 个月前 0 0

在北京,只要是个像样的产业峰会,总有3种人特活跃,创业的、投资的和干招商引资的;在北京,事关产业疏解的风吹草动,总有3种人特紧张,搞规划的、写公号的和干招商引资的。总而言之,如果开往北京的高铁误点了,能耽误一车厢干招商引资的。

大学没这专业,之前没听过,书店没教材,靠自学成才、照猫画虎、天赋异禀、抱团取暖,至少10000人穿梭在北京街角的写字楼,干着招商引资这门艺术活。攒局、约人、写材料、登门拜访做沟通,迎来送往搞接待,为做好优质企业合伙人、建设家乡产业大生态而熬夜加班、喝酒请咖啡。

在北京,干招商引资的很多是中年京漂男。要么长期出差派驻,要么流动办公。有的东家财大气粗,舍得租体面的办公楼和住宿地,有的就比较抠门,居住办公在一块,较早的过上了产城融合、职住一体的幸福生活;也有的几个兄弟单位拼在一起,叫做联合办公。

老K所在的高新区,之前也在北京驻点,后来上头觉得投入大、效果差,就从驻点招商改成了流动招商。终于,他告别了与家人异地的颠沛流离,展开了出门打火车的美好生活画卷。小A就不一样了,是一枚刚出校园的新人,海归、单身、形象好气质佳,「领导看我这样,说要不就你去呗!我能怎么办呢,只有我这样的能出来,不可能找那种已经成了家有娃的,人家就不好平衡嘛。」小A虽然抱怨,但其实也有点小得意,外派大城市,回去之后升职的可能性就多了5%。

在招商人看来,北京是一个富矿,而这几年的产业疏解又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历史机遇。「东哥出事,大家都等着大京东开枝散叶」,「雄安开发了,大家都盼着北京把经济中心的帽子摘掉」,一位搞招商引资老炮调侃到,「就等着北京企业外迁下锅呢!」

外来的招商人都来挖矿,北京的土著招商人也不是小透明。虽然北京企业遍地都是,但白富美有白富美的烦恼。北京的产业门槛越来越高,资质审核越来越严,企业生存成本越来越高,招容易,招到特别符合要求的就难。F是从房企转过来到园区的,她亲历一知名大企业几个亿都准备好要买楼但遭婉拒的戏剧性故事。就因为不符合该园区的产业规划,这笔交易生生黄了,这事儿让F彻底醒悟,招商人的提成就是这么难赚!

当然,招商人和招商人是不一样的有的是大地方富裕地区来的,见识高、学历高、能量高,眼光也高;有的是小县城来的,家底薄,拼老本有点难,发家致富全靠路子野、舍得下本;有的端的是铁饭碗,吃的是皇家粮,再怎么乙方,气派和姿态到底是有的;有的就不一样了,今天招不到商,明天团队可能就解散了,必须All In;有的呢,走的是专业路线,爱用数据和技术征服企业;有的就擅长关系和人脉,生人见面三分钟就能能煲熟;反正,只要能在这行立住,肯定有自己的一套绝技。

最厉害的是那种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这类咖位要么是城市条件好、要么营商环境佳,不是谁都能学来。

出身不一样,决定了在鄙视链上的位置不一样。鄙视链大约是按照这样的秩序不规则排布的:二线的看不上三线的,沿海的看不起内陆的,东部的鄙视中西部的,南方的歧视北方的,专业的看不起玩票的,体制内外的互相羡慕又互相鄙视。

在北京,招商人有各式各样的小圈子,严重沾染了帝都互联网的共享经济风气。「信息交换」是招商人常用的利器。比如,用我的「高精尖投资信息」兑换你的「外资优质投资」;用我的「1个上市公司重资产投资」兑换你的「1个隐形冠军区域总部」+「1个独角兽研发中心」,如果你要用「水泥项目」换我的「芯片项目」,那是万万没有可能的。

信息交换的规则在于,一是等价,二是自个家园区真的真的真的落不下了。

毕竟,招商引资竞争激烈,第一战就是信息情报战,谁掌握的精准信息快,谁就能抢占先机。世界那么大,投资的就几个。给了你,我怎么办?

不过,开头赢了只能算赢20%。现在的企业,尤其是优质大企业,更尤其是外资大企业,在投资布局时,普遍有一套模型,内含各种指标及其加权,给各个候选区挨个打分。在最终的投资决策中,户口、人力、土地、优惠、协同关系、竞争方案等都有莫大影响。

「我爱你不后悔也尊重故事结尾」,是老招商人修炼出来的心境。

顶尖名校毕业、不满30岁的D开始感受到这份工作带来的压力。就职于自带光环的大园区,派驻上海、深圳的同事年龄资历和经验都比他丰富太多,三地间的隐形PK战况胶着。活却有点儿不好干,D把北京的企业分成3类,超大的、中间的、创业型公司,「超大企业,一般通过高层领导直接接洽,特别小的创业企业跨域布局的可能性很小,恰好是中间体量的上升企业,是我能把控也有可能布局的,但似乎北京这类企业并不多」D说,「我现在必须认识更多人、结识更多人脉。」

在北京,干招商的人必须是善变的。来自南部发达省份的C哥,身背黑色双肩包疑似有电脑,脚蹬白球鞋细看有点脏,俨然一枚月入5万的西二旗程序猿,浑然不见招商局长的派头。如果你在另外一个会议上见过他,就会发现,又变了。融入环境、研习行业、快速学习,是招商人必须掌握的技能。

拍脑袋一算,像C一样,从省到市县到单个园区,在北京人,可能有10000人在招商引资。在首都功能疏解的大潮里,在新一线崛起的风声里,都有他们日渐发福的身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