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调!重庆和成都,接下来要这么干

园人 Home time 1 个月前 0 0

大庆之前,各地都在总结自己的经验和成绩。

9月11日上午,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就重庆“在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中展现新作为、实现新突破”举行的发布会上,重庆方面表示:

成渝城市群是西部地区人口最密集、产业基础最雄厚、创新能力最强、开放程度最高的地区。川渝合作、成渝城市群的发展备受川渝人民的关注,也备受全国人民的关注。

 

川渝两地将秉持“一家亲”理念,强化“一盘棋”意识,唱好“双城记”。

在专门谈及重庆发展成就的官方发布会上,重庆方面用大篇幅介绍川渝、成渝,并明确提出,川渝要唱好“双城记”,这样的场景不多,意味着成渝的合作发展,确实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这对成渝发展到底意味着什么?成渝之间的“双城记”,又该如何唱好?

01

川渝稳,西部才能稳

严格说——川渝两地秉持“一家亲”理念,强化“一盘棋”意识,唱好“双城记”,这并非第一次出现在官方话语中。

今年7月,川渝两地在成都召开的“推进川渝经济社会发展全面合作座谈会”上,重庆方面就表示:

希望以此为新起点,秉持“一家亲”理念,强化“一盘棋”思想,唱好“双城记”,推进成渝城市群一体化发展,推动川渝合作走深走实。

四川方面也积极呼应:

希望双方更好发挥川渝合作机制作用,共同推动成渝城市群一体化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

双方的这一互动表态,加之所签署的一揽子协议,彼时被外界解读为成渝之间的合作是“动真格”了——而重庆方面这次的发声,则进一步印证了外界的判断。

跨区域的地方合作,并不鲜见,但可能确实没有哪两个地方的“牵手”,能够像川渝、成渝这样引发关注。

这是因为,川渝唱好“双城记”的积极意义,必然溢出四川、重庆两地,而是对整个西部地区和中国内陆开放而言,都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目前,四川、重庆的GDP规模,在西部地区位列一、三位,川渝GDP总量占整个西部十二省市的三分之一强。

外贸实力更是位居西部一、二位,也是2018年外贸总额唯二上5000亿的西部省市。

拥有西部第一大经济体和唯一一个直辖市,川渝在整个西部地区的分量无需多言,在战略上,也是中国名副其实的大后方。

毫不夸张的说,从人口、经济、气候、区位、战略地位等多方面综合因素来看,川渝稳,西部才能稳,中国的大后方才能稳。川渝合作、成渝城市群发展,从来就不仅仅只是一个地方议题。

也因此,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川渝两地确实都要担当起大任。

02

成渝为什么要唱好“双城记”

中国各地称得上“双城记”和“双子星”的城市并不少。

广州与深圳、重庆与成都、济南与青岛、沈阳与大连、福州与厦门、南京与苏州等等,都是如此。

不过,成渝在这些城市中属于“独此一份”。

不仅是因为它们属于跨区域的“双子星”城市(当然,在重庆1997年恢复直辖前,也属于同一区域),也不只是因为成渝的体量大(GDP总量仅次于广深,人口第一),更因为它们必须要唱好“双城记”,才能有更高的发展上限。

广州与深圳、济南与青岛、沈阳与大连等双子星城市,虽然彼此之间也不能说完全没有竞争,但分工和特色都很明显。而成都和重庆,在很多方面,包括发展目标和定位,都有明显的趋同。

正是这种趋同性,成渝的竞争关系很容易被放大,比如交通规划、招商引资。但在新的城市群、都市圈时代,成渝共下“一盘棋”,唱好“双城记”,才可能互相成全,共同做大。

甚至可以说,深处内陆的成渝抱团发展,比居于沿海的广州与深圳、济南与青岛的抱团的必要性都要大。

重庆恢复直辖20多年,成渝之间的竞合关系,经历了不同的阶段。重庆开始恢复直辖,这对成都、四川和重庆,都是多赢之举。

可以说,没有重庆的直辖,就很难有今天的成都;而没有成都,也很难有今天的重庆。

一者,两者分属不同的行政区划后,彼此都获得了更大的发展空间。

二来,也正因为彼此之间的竞争、追赶,任何一方都不至于消沉和自满,最终方才有共同成长,一起挺进全国十强,也方能成为“西部地区人口最密集、产业基础最雄厚、创新能力最强、开放程度最高的地区”。

03

成渝“双城记”重要性不亚于重庆22年前恢复直辖

毫无疑问,成渝的未来就在于唱好“双城记”,在相同的方向上一起做大“地盘”,撑大发展空间。

西部陆海新通道获批并上升为国家战略,就是最好的例子。

除此之外,共建“一带一路”、新一轮西部大开发等国家战略,以及未来合力将成渝城市群一体化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都需要成渝唱好“双城记”——这是成渝两地抱团发展的基础和机遇,也是成渝正在步入的新赛道。

在过去的“单兵作战”时代,重庆和成都两座城市一起成长为超级城市,深度参与国家战略,如自贸区、国家中心城市、一带一路、陆海新通道等,除了自身努力,也是把国家的资源、政策赋能用到了极致。

而在城市群、都市圈时代,只有抱团出击,方才有更多的机会。

目前,成都开启东进战略,重庆也在向西发展,这种携手相向而行,已经证明两座城市的“吸引力”开始出现。

因为一旦彼此的发展,包括经济体量、产业发育、城镇化程度等指标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只有抱团发展,才可能获得更高的发展效率和规模效应。

与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三大发达城市群相比,成渝城市群的诸多指标都有明显差距,但综合区位、战略等多方面的优势,成渝城市群,几乎是无可争辩的“第四极”。

国家发改委发布的《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也明确:“扎实开展成渝城市群发展规划实施情况跟踪评估,研究提出支持成渝城市群高质量发展的政策举措,培育形成新的重要增长极”。

但第四极、增长极,不是被“赋予”的,归根结底是发展出来的、闯出来的。而其中关键,就在于成都和重庆两大领头羊。

就目前来看,成渝城市群的诸多短板,其实只要成渝能在“一盘棋”和“双城记”方面更进一步,很多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

比如成渝城市群最突出的中部塌陷问题,说到底还是两大城市的辐射能力不够强,距离不够近。两端联系更紧密,中间怎能不强?而产业分工、协作,随着成渝体量进一步增大,基础设施逐步完善,也自然会带来更多机会。

都市圈、城市群的发展方向已不可逆。在这样一个大时代,成渝关系升温,“双城记”发展方向定调,可谓正当其时。

如果说重庆恢复直辖,成就了其和成都的共同做大做强,那么现在,努力下“一盘棋”、同唱“双城记”的重庆和成都,可以说正在合力开启第二次“创业”,其意义并不亚于22年前的重庆“脱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