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洛斯将二度上演管理层收购?万科疑似加入

翠西 Home time 30 个月前 0 0

这是一场充满戏剧性,又有阴谋论交织其中的收购,内情扑朔迷离,但一旦功成,就有可能是亚洲最大一起并购案。最新的消息是,万科也打算入场了。

竞购始末

彭博社最新报道,知情人士透露,万科正在洽商加入竞购普洛斯(Global Logistic Properties)的财团,希望成为竞购财团的六个主要投资人之一,但目前,投资人的确切数量,以及他们在财团中所持有的权益比例尚未确定。

对普洛斯的收购传闻始于去年11月份。媒体报道传出,普洛斯CEO梅志明与中投公司、高瓴资本、厚朴投资组成了竞购财团,联合提出了收购申请,他们磋商了对普洛斯发起联合收购的事宜,并接触了潜在合作伙伴,评估他们加入这个财团的兴趣。

而交易能否达成将取决于普洛斯的最大股东GIC-能否接受,后者是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媒体报道,GIC对此前该财团提出的价格并不满意。2016年12月份,GIC要求普洛斯就收购开展战略性评估,并委任摩根大通为战略评估的财务顾问,为其寻找潜在买家。知情者透露,对普洛斯表现出兴趣的投资者还包括黑石集团、华平投资集团等。

2017年2月,普洛斯通过公告,正式承认,收到了各当事方的非约束性私有化提案。并提出,在已提交收购要约的各方当中,包括普洛斯的CEO兼执行董事梅志明,还包括普洛斯的非执行、非独立董事方风雷。战略性评估开始后,梅志明和方风雷已回避参与董事会就此收购的所有商讨和决策。

目前,普洛斯的控股股东是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简称GIC),其它排名靠前的股东分别为高瓴资本、贝莱德美国银行、挪威央行投资管理公司等,均为机构投资者。

自去年11月收购传闻后,普洛斯股价持续走高,如今,市值已突破100亿美元

普洛斯如今是全球最大的工业及物流设施地产商,截止于2017年5月23日,有410亿美元资产,包括5500万平方米物流基础设施,分布在中国、日本、美国和巴西。截至2017年3月31日,在中国,普洛斯有园区252个,分布在38个主要城市,物业总面积2870万方,其中,完工物业1750万平米,计划开发1120万平米,土地储备1190万平米。

资本脉络

在判断此次财团竞购之前,回顾普洛斯近8年来精彩的资本脉络,非常有必要。

1、2009年,受次贷危机波及,因过度负债扩张,Prologis(即现在的安博)董事长兼CEO司马景瀚被迫辞职,中国、日本业务被忍痛出让给新加坡政府旗下的房地产投资公司GIC RE,由SMG负责运营,而新成立的SMG是由GIC RE与司马景瀚、梅志明等原普洛斯高管团队联合注资而成的,双方各占股50%,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次特殊背景下的管理层收购(MBO)。

2、2010年10月18日,普洛斯在新加坡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GIC成为控股股东。此次IPO筹资35亿新元,当时市值高达88亿新元,创下全球房地产业IPO规模最大的案例,普洛斯也由此成为在新交所上市的最大的房地产公司。

3、2010年,国家社保基金斥资10亿元认购普洛斯1亿股,中投集团和阿里巴巴集团也参与认购。

4、2014年2月,普洛斯获得中银集团投资和厚朴基金等中国投资者财团约25亿美元(约152亿人民币)的投资,借此投资,厚朴投资主席方风雷,出任普洛斯上市公司董事及普洛斯中国公司董事。

5、2015年6月,高瓴资本买入总值超过9亿元的普洛斯股票。

内部人游戏?

普洛斯是否二次易主?会否再次上演MBO?

不难看到,目前被爆参与竞购的财团,均与普洛斯有深厚关系,尤其是站在台前的梅志明,是普洛斯CEO兼执行董事,也是上次管理层收购的核心人物。也因此,有评论认为,普洛斯收购案,是一场“内部人的收购游戏”。

就此,更有犀利的观点认为,以梅志明为代表的管理层,早有预谋将普洛斯据为己有,并做了巧妙布局。分析文章称:

“普洛斯在去年年底宣布了股东出售竞标计划,而梅志明领导的竞标赫然出现在公司公告上,其他几个竞标方,踊跃参与时大概并不知道他们其实根本没有机会赢得竞标。原因很简单,梅志明早在几年前就开始策划如何将普洛斯据为己有,在公司各种重大协议里埋下了陷阱。

首先,梅志明牵头下,普洛斯中国(总资产占全公司超过一半),2014年引入新股东占普洛斯中国1/3股权,其中约定了,只要普洛斯私有化或者梅志明不再担任CEO,新股东的权利急剧上升,将导致普洛斯中国运营陷入僵局。

第二,普洛斯的高管薪酬有约定,只要控股股东变化,或者出售超过40%资产,公司需向梅等高管赔偿逾9000万美元。

追溯普洛斯的历史发现当下的局面并非偶然,八年后再次上演大股东不得不出售,只能卖给梅志明带领的投资团的故事。

在2008年,当时全球最大的现代物流仓储企业,美国上市的Prologis,因为过度举债扩张中国业务,现金流濒临断裂,股价暴跌,董事会要求当时的董事长Jeffrey H.Schwartz辞职。Jeff带上时任Prologis中国区总经理梅志明前往新加坡,动员GIC出手买下Prologis亚洲资产,Prologis不得不断臂求生,并在之后不久被只有它1/3规模的被竞争对手Amber收购,而Jeff和梅志明,两位造成Prologis过度举债的人,却在GIC的购买中获得股权激励。

GIC买完亚洲资产,取名普洛斯,并且完全交给了Jeff和梅志明管理。普洛斯2010年在新加坡上市,2013年股价一度冲破3新元,2014年初,梅志明安排一群投资人,买下普洛斯中国1/3股权。之后,普罗斯股价开始一路下滑,直到2016年初到了1.5新元,这个时候,梅志明带领这群投资人找到GIC,要求以2元出的价格买下普洛斯。GIC断然拒绝,2016年底竞标流程开始了,但是由于梅志明的一系列安排,实际上这是一个完全不对等的竞标,除了梅自己代表的投资团,其他方很难实现收购。

文章最后发出提问:公众与投资人担忧资本的运作是否会影响到整个企业的健康发展,而在全球贸易不明朗的大环境下,普洛斯的未来是否还值得期待?

参考资料:普洛斯官网、彭博社、东方网、财经网、新地产

编辑 春复秋

园区圈

产业园区圈里最的自媒体

合作、转载、投稿请联系微信yuanququan20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