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个合作区投资超过1600亿 中国海外园区为何迎来大爆发?

翠西 Home time 33 个月前 0 0

不知不觉间,海外园区已经发展到园区人不得不注意的量级。截止去年年底,中国企业在36个国家已建成合作园区达百余个,累计投资185.5亿美元;华夏幸福、中民投、万达、总部基地、毅德控股等等地产商也早已切入海外园区; 新上任的商务部长钟山第一次出访就送给了菲律宾一份大礼——中菲工业园。那么海外园区到底是什么?

朋友来了有好酒

咱天朝旁边有一个小兄弟叫菲律宾,前几年在美帝的怂恿下总是在南海惹是生非,天天喊打喊杀,搞得中菲关系好生紧张。菲律宾也因此自吞苦果,水果外贸收到天朝群众抵制而受重挫,经济形势持续下滑。

还好,菲律宾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在去年选出来一个明事理的杜特尔特总统,上任没几天就跑来天朝串门来着,站队很坚决、态度很诚恳、目的很明确——恢复双边贸易。

咱天朝也很给面儿,半年来双边关系恢复得快,尤其是双边贸易快速增长,相互投资热情也很高涨,天朝对菲律宾数十亿美元的投资和贷款,还承诺援建戒毒中心、提供银行金融服务等等。

用官话来说就是“杜特尔特总统成功访华,两国元首就全面发展中菲关系达成了广泛共识,双边关系重新回到正确发展的轨道。”

咱天朝为人处事向来光明磊落,对待朋友从不吝啬,这不刚上任的商务部长钟山第一次出访就选在菲律宾,又送上了一份大礼——共同商定在菲律宾共建工业园区。

众所周知,菲律宾有1个亿的人口,工业化水平低,双方共建园区来推动菲律宾的现代化、工业化发展,正是菲求之不得的。

钟山部长说,虽然访问时间短,但坦诚务实、成果丰硕。中菲贸易近几年由于种种原因增长较慢(你我都懂的),但近几个月开始快速增长,势头非常强劲,这说明两国贸易有很强的互补性。

这叫啥,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它的有包子雷猎枪,朋友来了咱就送他有产业园呐!

产业园区的模式输出

海外产业园有一个官方称谓叫境外经贸合作区。其建设是实施“走出去”战略的重要途径,也是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构建利益和命运共同体的重要载体。对外模式输出类似中国开发区式的产业园也是“走出去”战略的一次升级。

海尔美国工业园

其实早在上个世纪末,我国企业就开始探索海外产业园区。1998年,福建华侨实业公司在古巴创办了合资企业,2000 年,公司在古巴投资了6万平方米的境外加工贸易区;2000年3月,海尔美国工业园成立;2004年6 月,天津市保税区投资公司在美国南卡州设立了天津美国商贸工业园。

这个时期的境外园区开发主要是为企业自身服务,仍处于一个企业走出的初级阶段。

2005年底,商务部提出建立境外经贸合作区的对外投资合作举措,并相继出台多项配套政策措施,鼓励企业抱团到境外建设经济贸易合作区。2006年6月商务部发文《境外中国经济贸易合作区的基本要求和申办程序》,正式启动了扶助对象的申报和评标工作。自此,政府引导的公共型境外经贸合作园区平台兴起。

据商务部数据,截至2016年底,中国企业共在36个国家建成初具规模的合作区77个(加上其他小规模的、在建与规划中的园区,数量初步估计已过白),累计投资241.9亿美元。其中,56个合作区分布在20个“一带一路”国家,占在建合作区总数的72.72%,累计投资185.5亿美元,入区企业1082家,总产值506.9亿美元,上缴东道国税费10.7亿美元,为当地创造就业岗位17.7万个。

海外园区有这几种类型

综合设立动机、产业功能,目前我国境外经贸合作园区可以分为以下五大类型(有点枯燥,看看小标题就好)。

一、加工制造型

以加工制造业市场为主的寻求主导型境外园区建设的主要目的是积极实施“走出去”战略,吸引中国企业到东道国投资建厂,转移国内过剩产能,同时规避贸易摩擦和扩大出口创汇,产业定位主要是家电、纺织、机械、电子、冶金、建材等产业。比如,巴基斯坦海尔家电工业区,以轻纺服装、机械电子等为主导产业的柬埔寨太湖国际经济合作区,以电子信息和服装加工为主导产业的越南中国(深圳)经济贸易合作区,以冶金、建材、机械为主的埃塞俄比亚东方工业园等。

二、资源利用型

资源能源开发主导型境外经贸合作园区的建设是以开发当地富集的资源和能源为导向,产业定位主要是矿产、新能源开发等国内相对紧缺的资源能源。如中国有色矿业集团在赞比亚设立的赞比亚中国经贸合作区,以有色金属、型材加工、仓储、物流为主导产业。浙江国贸新能源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在罗马尼亚投资设立的S.C太阳能园区也属于此类型。

三、农业开发型

农业产业开发主导型境外合作园区是以当地特色农业产业开发为主要导向,利用谷物和经济作物等生态资源,开发适合当地环境的农业产业。如黑龙江农垦北大荒商贸集团设在澳门的北大荒绿色食品产业园,杭州顺升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在泰国设立的泰国浙江中泰农业示范园区。

四、商贸物流型

物流服务主导型境外合作园区是以提供商贸物流等综合服务为主导,通常集商品展示、货物分拨、物流、仓储、信息服务等配套功能于一体的现代化物流园区。如山东帝豪国际投资有限公司在匈牙利设立的中欧商贸物流合作园区,商贸物流体系遍布匈牙利、奥地利、斯洛伐克、乌克兰、罗马尼亚、德国、波兰等27个国家和地区,成为临沂商城在欧洲展示商品、营销接单、物流配送等多功能为一体的商品推广渠道和欧洲分销中心。

五、技术研发型

技术研发主导型境外合作园区以境外技术研发为主导,属于高科技园区,主要目地在于利用国外发达的技术创新网络和丰富的技术创新资源, 紧跟世界前沿技术动态,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如北京昭衍新药研究中心股份有限公司设在美国旧金山的昭衍美国(旧金山)科技园区,还有大连华兴企业集团有限公司设在韩国平泽的韩中科技产业园区等。

海外园区被热捧

中白工业园地理位置示意图

以“中国最大的海外园区”自诩的中白工业园可以说是海外园区的一个明星代表。白俄罗斯境内的中白工业园,总占地面积91.5平方公里,由中白两国合资成立的中白工业园区开发股份有限公司全权负责运作开发。该园区意义重大之处在于其是习大大与白俄罗斯卢卡申科总统二人亲自敲定的,在2015年,习大大还专门视察过中白工业园。

现今在一带一路的沿线,已经涌现出想泰中产业园、马中关丹产业园、中白工业园、埃塞·湖南装备制造合作园区等一系列典型海外园区,它们基本都还是以中国政府部门主导为主。但我们可以看到,在未来将有更多民营运营商主导的海外园区,现在中民投、华夏幸福、万达、总部基地、毅德控股等等民资已是其中的佼佼者。

作为全国政协委员,中民投董事局主席董文标今年两会带来了《关于建设海外产业园区 助力“一带一路”战略落地的提案》。董文标介绍,建设海外产业园一是有利于与当地达成发展共识、实现共赢,提高互信。二是有利于享受“集体优惠”,降低企业“走出去”的成本。三是有利于减少贸易壁垒。在海外产业园区投资可以规避贸易摩擦,从而直接进入发达国家市场。

商务部合作司副司长方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境外经贸合作区聚拢了一批相关企业,打破了企业家和投资人对地域的陌生感和不适感,帮助走出去的民营企业从“心理”上做好准备。

而且前来投资的企业往往可以获得东道国提供的土地(很多土地是永久使用权!)、税收、基础设施配套等方面的优惠政策和便利条件,也使政府便于保护企业。在地缘风险突出的国家,中资企业“抱团”经营比“单兵作战”能更好地对抗风险和不确定性。

另一方面,规避贸易壁垒也成为一些合作区得天独厚的优势,一些产品从中国出口会受到欧美的“双反”调查,但从其他国家输出则没有障碍。例如,作为世界上最不发达国家之一,柬埔寨尚未遭遇发达国家“双反”等贸易壁垒阻碍,并且可享受欧美等发达国家给予的特殊贸易优惠政策及额外的关税减免优惠。

风险随之而来

境外合作区作为“走出去”一种模式,存在的问题有一些是“走出去”共性问题,有一些是园区开发中易出现的问题。

主导产业不明确,盈利模式不清晰。由于缺乏总体的战略布局规划,一些合作区存在明显的园区定位不明确的问题。虽然多数合作区在规划初期都有主导产业的定位,但在招商过程中却逐渐成为一个集加工制造、商贸、物流、服务、休闲等多项功能区域,毫无特色和行业优势可言,也往往会忽视东道国的国情和需要。

某毛里求斯园区为例,由于在园区建设中遇到了较大困难,不得不对其原来的设想进行较大幅度的调整;或引入新投资伙伴,或缩减合作区规模。

国内园区开发经验没办法在国外复制,最主要区别是:国内园区建设大多采用了土地开发费用和财税捆绑而形成的资金循环模式,而此模式在国外基本不适用;国外园区建设之中,由于土地的大量开发以及对于园区的配套设施建设,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而园区的运营主体在资金方面往往会遇到回收时间长、盈利不足的问题。

土地开发风险高。境外经贸园区开发土地开发运营关系极大,土地风险往往能够决定项目的生死。举个栗子,某商城集团在坦桑尼亚拟开发的商贸合作区就遭遇了地块未能落实问题。尽管坦桑尼亚对中国态度友好,但政府官僚主义较为严重,办事效率较低下,原先承诺的项目用地时隔两年多时间仍未得到落实,新指定地块也因拆迁、土地性质变更、债务问题等因素而无限期搁置,最终使得项目失败。

配套基础条件缺陷。我国这些海外园区所在地多为经济欠发达国家,东道国经济环境、基础设施环境、制度环境、信用环境等都存在一定的缺陷,这些因素会加大合作区建设难度。

另外,基础设施不能按时到位是非洲部分开发区以前失败的主要原因。同时,由于当地物资材料匮乏、价格高昂,因此建设所需材料几乎都要在国内采购,极大增加了园区建设成本。

企业融资不容易。参照早期已经建设的经贸合作园区,建设投资强度较少的是埃塞俄比亚的东方工业园,大致是一平方公里2300万美元;投资开发强度较高的如泰达苏伊士经贸区大约是一平方公里7000万美元。与国内开发区相比,境外合作区建设更多的是企业行为,政策性投入力度要远小于国内开发区。

境外园区建设资金以企业自筹为主。而我国银行的境外分支机构能力不足,布局不合理;银行全球授信体系不完善,企业的境外子公司不能利用国内母公司的信誉和授信额度,国内母公司不能为其境外子公司在我国银行境外机构贷款提供担保,企业境外投资形成的资产不能作为抵押担保在境内贷款等都使企业面临融资难问题。

园区招商有困难。从目前开发较早的境外经贸合作区的企业入驻情况看,部分园区入驻数量与预期还存在一些差距。除了东道国政策支持不到位外,至少还有以下两点:其一,选址不当。部分园区布局出现扎堆现象,分布过于集中;部分园区选址所在地经济发展水平相当滞后,市场容量小。其二,招商宣传力度和广度缺失。部分合作区在政策、服务和环境等方面的宣传力度不够大,容易造成招商单位和有需求企业之间的信息不对称,招商计划不能如期完成。

是对手也是老师

尽管境外园区面临种种困难,但在总体上发展态势是很好的,尤其是在“一带一路”的国家战略指引与保护下,有着光明的未来。

咱们园区人有的也已经已经意识到,中国周边的境外园区数量的增加也给国内招商引资的从业者带来压力。

不过境外园区的一些经验也值得学习。

提升全程式服务水平,服务的细致程度堪比贴身管家。某农垦集团在印尼雅加达注册成立了中国-印尼经贸合作区有限公司,同时对投资入驻企业实行从入驻前到投入生产全程式服务。包括从投资前的商务考察、投资环境的分析、优惠政策的咨询以及入区企业的注册手续等具体事项;在企业入区后,厂房的建设也需要协助办理建筑许可、工许可证,并规划安排厂房施工招投标的进程、厂房建成后的验收执照等;在人力资源方面为入区企业提供招聘当地员工的咨询、员工的岗前培训以及协助办理劳工证等服务等。

扩大政策的开放与优惠力度。以境外产业园区泰中罗勇工业园为例,凡进入该园区的企业,可以享受泰国政府给予的土地永 久所有权、外资100%控股、前八年所得税全免等多项优惠政策。如此力度的优惠政策无疑会大幅度降低企业的成本,推动产品和服务进入发达国家市场,还有利于培养东道国的产业集群。

就国内园区而言,随着五号文件、七号文件的发布,中央赋予了地方政府更多的施展招商引资政策的空间,园区人应该抓住这个机会,效仿海外园区,给出更大的优惠力度,这正是招商引资工作上的杀手锏。

发表评论